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媒体报道 >> 取消次密接、限制全员核酸,新冠管制进一步放松会怎么样?
详细内容

取消次密接、限制全员核酸,新冠管制进一步放松会怎么样?

取消次密接、限制全员核酸,新冠管制进一步放松会怎么样?


11月11日,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了《关于进一步优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 科学精准做好防控工作的通知》,公布进一步优化防控工作的二十条措施。

这二十条措施中,包含了许多指向放松管控的方案:

风险区只分高低,取消“中风险”,划分精确到单元;不再判定“次密接”;取消入境航班熔断机制;7+3改为5+3;大规模核酸仅限摸排;禁止无故停课封校、随意封城静默,等等。

即便文件无法完全代表基层的具体实施方案,许多网民也对这些改变反响十分积极,股市应声上涨。同时,另一群人也开始恐惧一旦管控进一步放松,自己会不会也感染新冠,从而让制氧机成了热词(不过真要是发生了重症,家用制氧机也很难满足需求,最终还得靠医院)。

无论如何,成年人的世界很难“既要又要”,而在绝对防疫和彻底躺平之间,也存在着很大调整的空间。从国家层面逐步放松政策,可以看作对这个空间的试探,最终找到经济和健康上最大的平衡点。

社交媒体经常引用诸如「美国新冠死亡一百万」的数据。的确,在德尔塔变异株及之前的时代,一些国家的防疫不力甚至导致了预期寿命下降。但新冠肺炎病毒一直有越突变越弱的趋势,奥密克戎成为主导后,政策也可以有相应的调整。

不吹不黑,根据现有研究,新冠防控进一步放松之后,可能会有哪些影响?

1、医疗资源可能挤兑,但不一定是由于新冠

国外的经验告诉我们,新冠管控开放的前几个月往往很艰难。许多人担心重症之后自己住不进医院,开始自行囤积预防物资。

在这方面,谁也无法预测未来,对于“会不会医疗挤兑”给出确定的结论。不过,有一点值得提醒:如果医疗挤兑发生了,那也未必是由于新冠。



奥密克戎成为主要的变异株以来,由于重症率很低,类似医疗挤兑的情形在中国台湾、韩国、日本等地并不严重,在今年夏季疫情高峰期,为新冠专门安排的ICU病房使用率均低于80%。新冠肺炎患者中,至少七成选择了在家进行治疗。

目前,中国大陆的每千人医疗床位数和 ICU 数都增长迅速,已经逼近了某些发达国家。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也能够为我们提供参照。

但新冠疫情和人类对新冠的预防措施,已经改变了很多其他传染病的流行规律。去年以来,反季流感在全球成为普遍现象,而最近几个月,呼吸道合胞病毒(RSV)这种专门感染婴幼儿的传染病反季节出现,叠加新冠和流感,也导致美国、澳洲等地的儿科遭到挤爆,甚至发生了耽误治疗而死亡的案例。三种病毒叠加,威力仍不可小觑。

这是由于儿童普遍容易在3岁以内感染 RSV,但前几年,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社交禁令,连续三年出生孩子们都没机会接触这种病毒。放开之后,“三年份”的患儿就全都挤到了医院。

类似这样的医疗挤兑可能也会发生在其他疾病的患者中。

少去医院总是好事。如果有条件接种疫苗,尽快把新冠疫苗打全,同时把流感、肺炎(老人和儿童)、Hib(儿童)、轮状病毒(儿童)等能通过疫苗预防的疾病用疫苗堵住。遗憾的是,RSV目前还没有疫苗,仅能通过物理方法预防。

2、之前用于核酸检测的经费,能用在更有价值的事上

目前国内许多地方防疫的基本思路,是靠核酸检测来筛查感染者,一旦筛查出来,用流调队伍去追踪密接、次密接,最后把所有人拉去隔离。

这就带来了三个重头支出:核酸检测,流调和相关工作人员,隔离费用。

然而,即便不躺平,科学防疫也不只有这一种思路。比如说,定向加强对中老年人、儿童和基础疾病人群的保护,加大疫苗和药物投入,建设更多医疗基础设施,预防医疗挤兑。

在当前防疫思路下,许多地方的防疫投入过度去向了核酸、网格人员和隔离,忽视了上述同样重要的能力建设。



许多媒体与自媒体曾计算过大规模核酸检测的费用。即使进行混管检测,且目前有些地区已经将成本压到了3元/人次以下,检测1000万人次也至少需要3000万元。若这样每周检测一次,一年的投入将超过15亿。

如按ICU病房一个床位的建设加上全年的运转费用为300万估计,这些钱也够为这座城市添置500个ICU床位。上海是国内较为发达的大城市,但全市的ICU病床总数也不超过1500张。这些钱能为其增加三分之一的床位。

另一个被忽视的支出,是网格员和流调员的支出。国内的大致惯例是100万人的城市需要配备100人的流调队伍,而每人每年的各项人力成本若是10万,这笔支出就是1000万。加上各类网格员和志愿者,在更大的城市,这项支出也达到亿级。

而隔离费用、方舱建设和相关人力调配的各种支出……还未计算在内。

这些钱如果能抽调一部分,用于医院的能力建设、疫苗和药物的储备、对感染者更好的分级管理能力建设,以及更得法的公众教育,适度放松管控本不值得如此恐慌。

3、“新冠后遗症”持续一生的概率不高

“新冠后遗症”确实存在,但国内专家们在媒体上常常给出互相矛盾的说法。

这个问题本身定义上就没有共识,到底从几个月开始算、出现哪些症状才算,学术界均未达成一致,而且很多原因未知的症状也很容易赖上新冠。因此,各国专家根据不同的口径,统计出来的发生率从5%到50%都有,持不同观点的人往往引用完全不同的数据,也让这个概念背上了很多的误会。

“新冠后遗症”的症状表现与慢性疲劳综合征,以及所谓“病毒感染后疲劳”有着非常大的共性。很多病毒感染都会带来这样的问题,包括流感,虽然新冠的后续症状似乎比流感普遍。

同时,“后遗症”问题的严重程度与新冠肺炎本身的严重程度有直接关系。住院患者、有基础疾病的患者,“伤”的“元气”远比轻症和普通患者来得大;如果情况严重到从ICU出来,影响更大的就是“重症加护后症候群”(PICS),而未必是新冠本身导致的了。



而且,所谓“新冠后遗症”的症状大多不会持续一辈子。根据美国疾控中心(CDC)统计,患者中:

感染后1个月,出现“后遗症”的为 13.3%;

感染后3个月,出现“后遗症”的就只有2.5%了。

最近,一组利用美国退伍人士健康数据库的大规模研究显示,奥米克戎感染出现“后遗症”的概率又比德尔塔低了近一半,而接种了新冠疫苗的人出现“后遗症”的也概率会一定程度上降低。

考虑到感染人群的庞大基数,新冠感染后症状可能仍是个公共卫生问题,但它并不意味着得了新冠就要残废一辈子。如果你是已经接种了疫苗的健康人,没必要过度恐惧。

4、最终,每个人都会得新冠——而且可能自己不知道

绝大多数导致人类传染病的病毒都是越演化越弱的,新冠病毒也可以观察到这个趋势。

在所有可以引发普通感冒的约200种各类病毒中,大概10~15%,也就是20至30种,属于冠状病毒这个大类。到了最后的最后,新冠病毒很可能也会加入它们,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这个“最后”什么时候会到来。

与天花、鼠疫这些历史上的重大传染病相比,新冠病毒的致死性并不是很高,目前全球的所有患者(不包括无症状感染)死亡率略低于1%,单论奥密克戎则更低。不过在科学昌明的今天,由于人类社会的种种内在结构性问题,它仍造成了大量死亡,以及由于防疫措施导致的各种损失。

至今,全球已有超过六百万人死于新冠肺炎及相关的因素。

这听起来是个极大的数字,然而根据《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》,我国每年都有一百多万人由于吸烟失去生命。迄今为止全球的新冠死亡人数,仅仅相当于烟草不到十年在国内造成的。

如果便利店里出现了一个新冠病毒感染者,附近的小区会立刻被封起来,但成堆的香烟摆在它的货架上,却很少有人关心——即便自家孩子可能在此抽上人生第一口烟,并将恶习“传染”给其他人。

有时候,人类应对不同来源的疾病和死亡时,并没有一贯的逻辑,也没有一招鲜吃遍天的措施。我们能做的只是在目前的社会结构下,不断向前试探。



河北雄安栖所科技有限公司


Copyright @http://www.cisou-pk.com河北雄安栖所科技有限公司 | 智慧养老、机构养老、居家养老专业公司,欢迎来电垂询!

冀ICP备18035515号-1  技术支持:微辰科技

返回顶部 seo seo